皇冠新2网址:长江武汉段水位持续上涨 汉口江滩变“戏水平台”

皇冠新2网址:长江武汉段水位持续上涨 汉口江滩变“戏水平台”

 

      崇阳县一个村湾只有约50户村民,50年多来,却诞生了16对双胞胎。

      这个远近闻名的“双胞胎村”,给平淡的小村增添了不少乐趣与谈资。有的双胞胎完全不像,有的则长得一模一样。村里人笃信,这里“盛产”双胞胎,是因为喝了那口老井里的水……

      16对双胞胎

      4月20日,暴雨如注。

      出崇阳县城,沿青山水库上游前往金塘镇畈上村,沿途高山上雾气缭绕,暴涨的河水映衬着路边的亭亭修竹。约一小时后,一个依山傍水的村湾出现在眼前,这块高山环抱的盆地正值春季,雷雨暂歇,田野里草木葱茏。

      畈上村是远近闻名的“双胞胎村”,50多年来,这里诞生了16对双胞胎,均出自该村5组。“都说我们这里水土养人。”村支书陈明远告诉楚天都市 报记者,16对双胞胎里有9对是孪生姐妹胎,4对是孪生兄弟,还有3对龙凤胎。其中,年龄最大的是他姑妈家一对双胞胎女儿,今年已有51岁,现在都在外地 打工。年龄最小的是一对5岁的龙凤胎,跟着父母在县城上学。

      这些双胞胎成了畈上村一景。

      大多数双胞胎都长得极为相像,穿上一样的衣服后,很难一下子辨认清楚。“如果两人走在一起,就两个名字一起叫出来。”村民们介绍,认错人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  就连父母也会认错人。“给孩子多洗一次澡的事不稀奇。”陈明远就有一对双胞胎女儿,小时候,妻子给她们洗澡,洗完一个后放到旁边的凳子上,正好有人找她说事,打完岔回来就分不清谁洗过了,抱起一个放进澡盆,旁边的女儿就笑着说错了。

      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却是公认的不像。哥哥叫陈平德,弟弟叫陈平胜,两人有40多岁,现在都在杭州打工。记者看了手机上的照片,确实相貌差异很大。“他们俩从小就不像。”两人出生只相差十多分钟,但后来哥哥比弟弟要矮一个头,也长得秀气些。

      前些年,有镇上干部搞计划生育调查,看到村里登记的人口许多名字不一样,出生日期却一样,还批评了村干部工作不负责。“来了一看,都是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  哭也是她,笑也是她

      51岁的陈艳余有一对90后龙凤胎儿女,当年生产时有一段又哭又笑的故事。

      生下龙凤胎之前,陈艳余已经连生了两个女儿。她个子不高,只有160厘米,体型偏瘦,平时体重也就100斤的样子。没想到,这次怀孕越到后来肚 子越大,体重也增加了20多斤。“当时就有人说可能是双胞胎。”丈夫沈亚军的叔叔家有一对双胞胎女儿,她本房姑妈家也曾生过双胞胎女儿。

      有“养儿防老”思想的她,盼望能生个儿子。

      那天是清早发作的,陈艳余一直熬到下午4点多才生下孩子。第一个孩子被抱出来说是个女孩时,陈艳余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。“别哭啊,还有一个,说不定是个儿子。”接生婆安慰她。

      再次痛苦分娩约40分钟后,她又听到了一声啼哭:“儿子!”陈艳余的脸上浮起虚弱的笑容,一下子就儿女双全了。

      这对龙凤胎姐弟,姐姐随了父姓,叫沈硕,在县城一家医院当护士;弟弟随了母姓,叫陈果,在赤壁创业。姐弟俩聚少离多,感情却非常好。

      从照片上看,尽管姐弟俩眉宇间有很多相似之处,却因为男女有别易于辨认。小时候,姐姐的个头高、皮肤白,弟弟个头矮,皮肤黑。现在,姐姐身高是160厘米,文静温柔;弟弟的身高却超过了180厘米,高大帅气。

      姐弟俩从小就习惯了别人看稀奇的眼光,家里人一直以平常心对待,她们和普通的孩子成长并无二样。“小时候我们有一种微妙的默契。”沈硕说,对不喜欢的人和事,两人往往看法一致。不过,她认为所谓的心电感应并不存在,至少在捉迷藏时他们并未默契地躲到过同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  如今,沈硕已结婚并生下一个女儿。“希望将来也能生下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  孪生姐妹的囧生活

      一次就生下双胞胎,既有甜蜜,也有烦恼。

      1983年,陈明远的双胞胎女儿陈芳娜和陈青娜出生时,让家里好一阵忙。孩子的衣服只准备了姐姐的,只好临时拿大人的衣服和棉被来包妹妹。母乳也不够吃,还得买4元一包的奶粉来加餐。

      初中毕业前,姐妹俩基本上穿一模一样的衣服,有种特别的亲密感,听到别人问是不是双胞胎时也很开心。“我们的身高是一样的。”两人的鞋码一模一样,就连体重也只有细微差别,如果都梳成齐刘海,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  “我们只同过一年班。”走在校园里,总有老师和同学分不清姐妹俩谁是谁,所以她们总是被分在不同的班,也没有机会同桌。

      姐妹俩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。以前,陈青娜和丈夫在外做生意,陈芳娜打电话被妹夫接到,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妻子,讲了半天才发现弄错了。孩子们接到舅妈的电话,也是傻傻分不清。

      平时,这些双胞胎都各自在外求学、打工、经商,到了过年的时候回来走亲戚,一个饭桌上可能出现两三对双胞胎,叫错人的时候也是最热闹的时候。 “每次遇到陈娟和陈敏姐妹,还有陈丽莎和陈丽娜,我都不敢随便喊名字。”说起遇到别的双胞胎时的情景,陈芳娜觉得挺好玩,大家互相大眼瞪小眼,生怕认错。

      最让陈芳娜稀奇的,是同为房亲的姐姐陈琴,嫁到通城后,也连生了两对双胞胎,一对是女儿,一对是龙凤胎,家里一下子有了这么多年龄相近的孩子,一起学习和玩耍,热闹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  关于井水的美好传说

      一个村湾如此“盛产”双胞胎,有人说是送子观音从此路过,丢了金丹在水中,所以村里妇女才容易怀上双胞胎。

      当然,我们知道这不过是美好的传说。

      当地有村民还坚信这与一口老井有关。在陈艳余家门后,楚天都市报记者见到了白岩山脚下的老井,直径约为1米,只有约80厘米深。自从4年前的夏 天,一个孩子在这里出意外后,村里为老井加了盖,只露出一个可容瓢舀水的口子。由于下雨,旁边地里的泥水流了进来,井水很浑浊。

      81岁的沈水贵是湾里年龄最大的老人。在她的印象中,小时候这口井就存在,湾子里的家家户户都来此挑水吃,两担水足够三四口人吃一天。“井水清甜甘冽,夏天直接舀到杯子里喝。”

      50多年来,村湾里不断有人家生下双胞胎,尤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较为密集。2000年前后,村里人开始在房前屋后打五六米深的摇水井后,老井逐渐不再作为大家的饮水水源。尤其是2011年全村通了自来水后,老井几近废弃。而这十多年来,湾子里只出生了2对双胞胎。

      关于井水与双胞胎有关的说法,难以考证。

      据了解,双胞胎的出生概率约为88分之一,目前尚无医学资料证明,生双胞胎和饮食、水源有直接关系。但是,畈上村的双胞胎大多出自陈姓家族却是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  畈上村五组还有个小地名叫下屋陈家。陈氏宗谱记载,陈家祖上在元末因战乱从江西迁到崇阳后,逐渐形成了白岩山下的这一支陈姓家族。湾里近50户 人家,多半姓陈,还有一些沈姓、姜姓人家,不少都有亲戚关系。陈明远掰着指头算下来,16对双胞胎中,有15对都跟他有亲缘关系,互相之间盘根错节。“不 管是井水的问题,还是遗传的问题,双胞胎村都出名了。”陈明远告诉记者,村里正准备围绕这个做文章,建设美丽乡村。